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白的博客

黄色的故事

 
 
 

日志

 
 

轻浮而廉价的同情心  

2011-11-01 01:5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代周报。三个月前写的,除了引用的新闻以外,我觉得这篇放在这几年都有效。一写文章就爱绕来绕去,其实就一个意思,轻浮而廉价的同情心,是这个时代最恶心的事物之一。】

  有些事,我们将之放大了,然后将原本道理简单、观点立判的事情变成轰轰烈烈、延宕不绝,我觉得这根深于我们人类的一种自娱自乐。

  孙海英吕丽萍夫妇最近的“反同性恋”言论如同一道魔咒,一瞬间让为数众多的微博意见领袖、娱乐圈名人纷纷站出来表立场。其实这事让大家肝火旺盛以致声东击西,进而再衍生出无数盘根错节的题外话,非常之不必要。要我说,就事论事来说,评论就仨字足矣—没教养。没教养是孙吕夫妇的最显著也是迄今为止最生动的症状,不管他们信仰是什么,也不管这里面有怎样的原委和独特的个人经历,都不应该将这些建立在蔑视和诋毁他人人身自由和获取幸福上,所以,没教养正是孙吕夫妇脑门上晃来晃去的那么几个字。然后你再看看孙海英微博上的一连串“信主以后才知道”,就应该知道这种言论是多么地不值一驳。

  与在言论上的不苟同和反驳比起来,我觉得宽容人类的言论则更为重要。我所爱的一位作家,也是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保尔,曾在言论上肆无忌惮,甚至称之为无耻我也不反对,他曾当着记者的面自称从未在妻子那里得到过性满足的人,并以此为借口去嫖妓,你不满足进而嫖了也就嫖了,但你对媒体公开讲出来就是鄙俗、粗鲁和不尊重人了。但另一种也是真实的事实是,我们在言论上并未为难他,且不影响他作为一名伟大的作家存于心目中。

  大家站在普世价值上来反驳和抨击孙海英吕丽萍对同性恋的言论,用与现代思维更贴切的观点和价值观来纠正孙吕伉俪的言论,这当然都是对的,但在我看来,大家贡献的智慧性价值不大,或许只有机灵的频频涌动,而无真理的一再澄清。一来,如果我坚信什么并且已经抵达信仰的高度,或者用信仰来证明了自己的观点,你们则说什么都不重要,也不必再尝试说服我;二来,只要我尚且未去伤天害理并将自己的思想、理论泛滥至行动上,你也不能就此禁止我发言;三来,即便你们说的都是对的美的聪明的,我说的尽是错的丑的愚蠢的,那我是不是也有我表达我观点的权利,即便不堪,我也愿意让它们问世,难道这不正是我的神圣权利吗?所以,我怀疑世界真的会在那些试图征服、讪笑和咒骂孙吕的机灵人面前得以改变。

  我们似乎还可以这样理解如今这种接近泛滥的“民情”,他们是正确的,但却是轻浮的。人们正确的同时,对同性恋的廉价同情,是建立在不折不扣对所谓弱势群体的承认上的,你的反对歧视首先是建立在歧视的基础之上。没有歧视,怎么会认为他们一群不同于你我的群体,怎么会显得处处小心连调侃都容忍不了,怎么会如同我们小时候被教育要让着女孩子和比自己小的小朋友时的谨慎,这种视之为先天孱弱需要你关照和体恤的情怀,难道不正是一种深深的歧视吗?

  这种根深于要照顾弱小者的歧视是其次,在这轮同情泛滥的热潮中,更让人感受到的是轻浮。这轻浮如同一个人刚刚将手上的泥洗干净就口吐廉价但时尚潮流的新鲜词儿一样让人莫名其妙。这么政治正确,怎能放弃表达,况且又是一次不费你半毛钱轻而易举的事情,你做得那么坦然,转发和咒骂、调侃得那么轻巧。如同前不久随手解救被拐卖儿童的行动,你高调释放自己浓浓同情之心的同时,也有可能是在伤害一个本已破败的家庭。当然,这种同情心本身没有错,我们此刻需要质疑的是大家如此轻浮地行动,只是“随手”而已,你轻点手机拍摄然后灵巧发送微博,一件善行就完成了吗?你想过为此献上更多的时间和责任心吗?如果没有,就别这样浮皮潦草地宣称自己的善良和悲悯。

  继续在“政治正确”这条时髦道路上行走的,还有文艺青年、社会新闻工作者。前者反映在随便说一个诸如Bob Dylan的名字,就可以瞬间癫狂地感慨,要为“反叛”、“经典”等关键词描口红、画眼影般地感慨,但其实你感兴趣的可能仅仅是符号上的意义,因为你连两张他的唱片都没有完整听完过;后者反映在趾高气扬充满态度高高在上的正确性上,即便作为一个价值观正确、有理想的新闻工作者的你,观点是正确的,但你的形式和态度也可能会让人陷入恶心之中,极端例子的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位记者,在血流成河的伤者面前让其揭发某个官员的腐败行为,尽管你此刻奉送上的是两张同情和感激的电影票,你也还是犯了让人恶心的轻浮病,人性在这一刻已无关对错,尽管你的行为符合你的新闻理想,但此时你是愚蠢而荒谬的名利之徒。

  真正的尊重永远是视之为同类、平等地看待对方,而不是动辄率真而唐突地同情、怜悯,换句话说,如果我的选择跟你们大多数不太一样,你们只需默默地理解我即可,无需到处宣扬我的不一样进而再伶牙俐齿地宣扬自己的美德。不轻易释放自己的同情心,更不能将之廉价地等同为弱势群体。反攻孙吕的同时,你应该看到,同性恋在另外的话题里,已经不是真的你所说的弱势群体,他们有自己的选择,也有自己的时空,某种意义上,建立在道德制高点上的同情,才是对他们的打扰甚至伤害。

  如果有人继续保持歧视认为同性恋者是“罪人”的话,也不应该奇怪,因为那是不值得证明对错的话题,即便证明了也并非真理般的证明。时间更能改变和抵消一切。总有一天你会如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消除歧视而去拥抱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85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